今晚,徽州宴老板娘再曝新料!该来的全来了!

" 上天在惩治一个人之前,会先让他得意一阵,过上一段太平日子。

这样在他遭到报应时,才会有切肤之痛。"

——盖乌斯 · 尤里乌斯 · 恺撒

她一句话,踩在千万人的脊梁骨上。

天作孽,犹可恕;自作孽,不可活!

7 月 2 日,是安徽蚌埠的一个小区里面,一个妈妈带着一个孩子散步,突然窜出一条小狗扑向小孩。

情急之下,妈妈抱起小孩。狗主人也是一个女子,孩子受到惊吓,妈妈就与她发生了口角。

狗主人在小区遛狗没有拴狗绳,这是一种非常不文明的行为,但狗主人并没有为自己的不文明行为道歉,反而非常骄横。

遛狗不拴狗绳把人孩子吓着了还有理?孩子妈妈气坏了,然后吵着吵着双方就打起来了。

本来,这就是一个寻常的狗事,千不该万不该,当警察前来调解的时候,老板娘不仅拒绝道歉,还口出三句狂言:

第一句:你家孩子还没有我的狗值钱,你敢留下我的狗,我就敢弄你的孩子!

第二句:徽州宴是我干的,我干了好几家,老子有的是钱,赔个几千万还是赔得起的。

第三句:" 老子有钱,不怕,几千万都赔得起。你孩子的命还没我的狗值钱!"

就是这句话,捅了网民情绪的马蜂窝,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事件闹大后,当地警方把双方都给拘了,放狗的拘了 7 天,护孩子的拘了 3 天打,但网民的情绪没有降温。

话说也是,你钱多怎么啦?有了几千万就了不起啊?就可以把人当狗看,为所欲为?

何况你的家业都是消费者撑起来的,你现在还要放狗咬人家,还说人家孩子没你家狗值钱,这不是作死是什么?

现在,一些网友开始抵制 " 徽州宴 ",表示不会去那里吃饭,就算已经预定酒宴的,也开始退单。

徽州宴的生意一落千丈!

好家伙,你不是干几家徽州宴吗?你不是有几千万吗?行侠仗义的网友们,可以分分钟让你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还有网民专门去挖徽州宴的财务,结果大有斩获:徽州宴上半年所有纳税加在一起只有 3254.8 元,老板个人纳税只有 100 元,水有多深一看便知。

这下就麻烦了,都说吹牛不上税,但干企业可得正儿八经交税,逃税漏税,那可是违法的事,要追究刑事责任的。

事情到了这里,估计徽州宴离黄也不远了。

人间尘世,喜剧悲剧一出出,这次,这位将人命看得比狗命贱的这位嚣张女,遇到大麻烦了。

你既然敢出来耍横,迟早是要还的!

你有没有发现,那些有成就、有修为、多年屹立不倒的人,也就是江湖上说的 " 老钱 ",绝大部分都谦逊和低调。

相反,恰恰是那些一夜暴富、白日飞升的人,往往得意忘形,恨不得把自己 " 鱼跃龙门 " 的消息告诉全世界,上演了一出出蹩脚的炫富闹剧。

很多人会很困惑,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豪横呢?这不是作死吗?这不符合逻辑啊。

其实是符合逻辑的:新近暴富的她们,脚根还是虚的,需要从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里来缓解自卑,也要对自己刚刚脱离的阶层,投射一种鄙视,以此证明自己的成功。

如果她们看不到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她们感受不到别人在自己财力下的畏畏缩缩,她们就体会不到这种出人头地的优越感,自我认同感会一下子从洋气的徽州宴老板娘,被打回村里的邹某。

这里面,有着深刻的人性,你看,无论是古代 " 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 " 的项羽,还是这些年炫富炫得近乎荒唐的郭美美、保时捷女司机李月,都是这种刚刚新近有了钱,疯狂炫耀的人。

徽州宴老板娘也是如此!

你看,她发出如此豪横的狂言,如此相信那几千万的力量,如此赤裸裸地展现对平民百姓的轻贱,也与她这几年,突然鲤鱼跃龙门有关。

据知情人士扒了这位大家都认为是 " 口嗨 " 的徽州宴老板娘的事迹后发现,这个女人,其实是跟她的老公白手起家,一步步把他们的酒店、餐饮、物业、影楼等事业做大的:

最早老板盛祝涛是个农民工,在工地里干活,一个小时挣 4 块钱;老板娘邹某是村里的留守妇女,初中学历,在家照看小孩。

后来,盛祝涛去蚌埠创业,承包了一个宾馆的食堂,正式转行餐饮业,慢慢搞出了徽州宴,成了一个亿万富翁。

而盛祝涛的老婆邹某,也就是这位嚣张女,也从农村来到了蚌埠,也洗脚上岸,住进了城里的高档小区。

邹某进城后,除了照看小孩,也没太多事干,就打理她那只身价 70 万、比人还贵的狗。

这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,这位嚣张女,不过是一个脚上泥巴还没洗干净的暴发户。

换句话说,邹某一家也就是新近阔了,突然有钱了,以前也曾经穷得叮当响,照说,她应该更能体谅普民百姓的悲欢。

然而,恰恰越是这种人,越是瞧不起穷人,越变本加厉地炫耀优越感,越表现得不知天高地厚、为所欲为、肆无忌惮。

这一切,就像葛优所说的那样:穷人,恨自己穷过的人,翻身了最想干的事,就是变本加厉的使唤人。

前有炫富一姐郭美美两次入狱服刑,后有威风八面的严书记判刑十年,以及奔驰炫富女的惨剧,邹某还敢如此义无反顾地往前冲,真的让人们佩服她那混不吝的勇气!

你不过是恰逢盛世,碰巧吃到了时代所赋予的红利而已的,时代成就了你,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对不如你走运的人做威做福,我们普罗大众更不该是你嘲讽的对象。

总想高人一等,最终只会被万人唾弃。

这世界上从不会有真正的一等公民。

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。

这些年,我发现一个很普遍的现象,前些年那些赚钱很容易的人,这些年很多人基本都散尽了家财。

仔细想想你身边,看是不是这样?

要知道,我们所能享受的一切,也都是自己的福报,是你给社会创造价值的回报。譬如我吃得好,我穿得好,这些都叫福报。德不配位、飞扬跋扈,是不知敬畏的飞鸟,总要撞上铜墙铁壁。

正因如此,真正有修养的人,都是很惜福的,不会强势张扬,更不会跋扈炫耀,反而把自己放得特别低,谦虚得无法想象。

前几天,我看到一封任正非写给华为员工的内部信,题目是:人感知到自己的渺小,行为才开始伟大。

这位伟大的企业家,创造了一个震惊世界的公司,引领着整个世界的科技发展。

但他在信里却这么说:

我无能、傻,才如此放权,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,成就了华为。

真的,如果不是公司的骨干们在茫茫黑暗中,点燃自己的心,来照亮前进的路程,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。

我的知识底蕴不够,也并不够聪明,但我容得了优秀的员工与我一起工作,与他们在一起,我也被熏陶得优秀了。

他们出类拔萃,夹着我前进,我不得不被 " 绑 " 着 " 架 " 着往前走,不小心就让他们抬到了峨眉山顶。

……

你看,任正非有多么谦逊,恰恰是他的谦逊,能够最多的最多人的帮助,成就华为今日的辉煌。

" 我从不把自己估计过高,我甘愿当一个平凡的人。" 这是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口头禅。

这位从不把自己估计过高的大师,比高深学问更广为人知的,是这么几件看似平凡的小事:

因为穿着太朴素,季羡林经常被新生误认为学校的老工人。不止一次,他被来校报道的新生叫住,要求替他们照看行李。

每一次,季先生都原地不动地站在那里,帮忙乱的新生看行李,有时甚至一两个小时。

自然,两三天后,在北大的迎新会上,那些叫住季先生看行李的新生,都傻了眼:那个布衣布鞋的老头儿,不是老校工,而是学界泰斗,是北大副校长。

北大司机班的师傅们说,他们经常接送大人物,但唯有送季先生时能体会到什么是尊重:

到家后,季先生总要给司机道谢才下车,然后在家门口目送司机走远才进屋。

一个人对底层人的态度,直抵他修为深处。

和季先生和任正非不一样,现在放眼望去,这个喧闹的时代,不乏一夜成名后,便觉得老子天下第一、陷入唯我独尊幻觉的人。

挣钱多就可以辱骂人,留过学就可以侮辱人,不了解国情就可以欺凌人,和徽州宴嚣张女一样,说到底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,所以有才从天上掉下来摔回原形的丑样。

请记住《易经》中那句话:" 善不积,不足以成名;恶不积,不足以灭身。" 你所做的一切,上天是知道的,善恶临终总有报。

人生不过一场修行,每个人能走多远的路,最终取决于他的修为抵达的深度!

人在做,天在看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!!